热线电话:13757534947
关闭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职业指导

加班是职场上的道德绑架,还是晋升阶梯?

来源:燃财经 时间:2020-08-15 作者:燃财经工作室 浏览量:

加班是职场上的道德绑架,还是晋升阶梯?

以下文章来源于燃财经,作者燃财经工作室

燃财经燃财经

每天一篇深度报道,重新定义创新经济。

本文转载自燃财经(ID:rancaijing)

作者 | 周继凤 梁丽爽 黄丽梅 孟亚娜 金玙璠

编辑 | 金玙璠


最近,你加班了吗?
日前,网上一则华为、阿里员工跳槽到微软,因经常“比赛加班”遭内部抵制的消息引发舆论争议。

虽然后续有匿名用户发帖进行了辟谣,但事实上争议的内核是,不止华为、阿里,国内互联网圈一直盛行着一种统一的文化——加班文化,大家对加班制度及加班文化的讨论也从未停止过。
刘强东曾在朋友圈发文表示,“混日子的不是我兄弟”;

马云一句“能够996是修来的福报”更是招黑无数;

每一位互联网人在自嘲“996(早9点上班、晚9点下班,每周工作6天)”、“007(从0点到0点,一周7天不休息,俗称24小时工作制)”时,内心不免泛出一丝酸楚。
本期我们以“今天,你比赛加班了吗”为话题,采访了6位有加班故事的互联网从业者。

他们中有人从不理解“无效加班”,到被迫参与“行为表演”;

有的想要拼事业选择接受阶段性007,有的则把加班当成了晚回家、逃避家庭责任的一种手段;

有人甚至因为过度加班患上了焦虑症。

他们的挣扎和困境,是每一位互联网人的缩影。

因为长期加班,我得了中度焦虑症

李想|广告平面设计师 25岁
这要追溯到2018年11月,我当时入职的是一家小型广告公司,全公司大概40多人。

我是做平面设计的,整个公司基本上就靠我们部门出活儿,要不然没法挣钱。
我们本来有四个设计,我去了以后有一个人离职了,设计只剩下三个,老板为了压缩成本不愿意多雇人,我们就是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,每个月的加班平均时长在60小时以上。
我们每个月都要填写加班表,总结加班时长,但没有加班费,只是倒休而已。但倒休也不是想休就能休,必须得等到工作不是很忙、手里没什么活的时候。

其实这就是老板画的大饼,因为我们手上永远都有工作,很难有倒休的机会。我基本没有周末,没有任何私人生活,除了工作就是工作。
设计这行,加班是常态,再加上是乙方,可以说是要无止境地满足甲方的要求。

甲方随时打电话过来,你就必须得改,甚至针对一个细节修改上百遍,直到甲方满意为止。

我又是很想把事情做好的人,别人的要求是80分,我给自己提的要求是做到90分,压力就更大了。

领导也经常给我们挖坑,可以说,有三分之一的加班其实都是在做无用功

比如,有一次我已经把图做完了,我领导说尺寸不对。尺寸不应该是最先确定的事情么,结果因为领导的问题,我不得不重新返工,而且最后的黑锅也是我背。
就这样高负荷地运转了半年多,到了2019年5月份,我直接“倒”在了工作岗位上。

当时我一个人负责一个很大的项目,老板要求尽快出来,那时的五一假期加上后来的几天,八天里我只休了一天,其他时间都是在通宵加班中度过。
到了5月9号,我明显感觉非常疲劳、焦虑、精神紧张,再加上那一阵子有亲人去世,心情不好,整个人状态非常糟糕。

我清楚地记得当天晚上7点多,我在加班作图,两个领导坐在旁边盯着我赶工作进度。我做着做着就感觉不对劲,心慌、胸闷、呼吸困难、两眼发黑、四肢无力,有种濒死的感觉
我对领导说“我不行了,要回家”,回家路上情况更严重了。当晚大概10点左右被送到北医三院急诊,情况才缓下来。

之后整个5月份,我基本下不了床,走不了路,吃不了饭,说话也是气声,十几天的时间瘦了20斤
周围的朋友包括我自己都以为是心脏病,后来才被确诊为中度焦虑症。医生开了一大堆药,这些药都有很强的副作用,到现在我的睡眠也成问题。
因为另外两个同事的工作强度和我一样,但是他们没有得病,当时我更多地把原因归结在自己身上,也就没有找公司算什么工伤,而且因为是熟人介绍的工作,突然离职面子也抹不开。

没想到一个多月后,我回去继续工作,不久后就因为加不了班、被公司委婉“辞退”了
我现在在找工作,目前的状态没有办法加班,但设计师一般都是要加班的,我转行也不知道转到哪里。

我年轻,间断性996、007还能承受

小斌|影视公司编导 24岁
从去年11月开始,我在一家影视公司做编导,至今八个多月里,加班是常态。

我们这行,基本都是跟着项目走,赶项目的时候接近“007”,甚至是00N,N可以无限延长,没日没夜。
经常半夜还出去跟甲方开会、磨方案,凌晨一两点下班算早了,赶着北京的早高峰下班是常有的事,回家洗漱一下,还是得当天十点多到公司

有几次,我都懒得回家,直接在公司趴一会,起来继续工作。
最难熬的是今年3月中旬到5月初这段时间,公司接了做疫情期间纪录片的项目,最初是我和一个同事一起折腾了二十来天。

我都是凌晨两三点下班,早上十点上班,同事是基本睡公司,早上回家喂一下猫、洗个澡,回去接着干。
交了初稿后,甲方极为不满意,讲了一堆方法论,让我们接着“撸起袖子加油干”,但又没给出实质性的方向和建议。

说白了,甲方也不知道想要什么。

第二稿,公司里两位资历最深的老师也下场一起做了。连轴转了十来天,甲方还是不满意,直到我们交出第四稿,甲方直接不让我们做了,另外找了一个团队继续做。
就这一个项目,我前前后后一个多月没怎么休息,平均每天至少工作18个小时,每次交片的前一两天基本得通宵盯着,接这个项目的后期公司,剪辑老师都换了三个。

说实话,这对我打击挺大的,不夸张的说都留下心理阴影了。
某日下班回家随手拍的路况 来源 / 受访者提供
我们公司加班,基本没有福利,只管晚饭和报销下班打车车费,工资方面看老板心情酌情会给一点表示。

其实谈不上被迫加班,应该说是职业使然吧,追着项目走,加班总是难免的。只要加班是有目的、有必要、可以做出东西的,我都还能接受。
我现在还年轻,还在积累工作经验拼事业的阶段,间断性996、007式加班,还能承受得住,关键看能学到什么,薪资多一点少一点无所谓。

但再过个三五年,如果结婚成家了,可能要考虑另一半的意见,我现在的女朋友就不太能接受我老是加班。
尝试表演“加班婊”结果被自己恶心到

后厂村的小飞机|某K12在线教育机构运营 23岁
我在某知名K12在线教育机构做运营,前段时间网传的办公室“搭帐篷”事件主角就是我司。

我们部门加班没那么严重,正常加班,我是能接受的,但不巧碰到了一个奇葩领导,他特别喜欢表演加班,于是我只好接着“表演”。
有一次,我明明很早就完成了任务,在公司把文件交给了他。

但是等到第二天早上,我起床一看手机,发现他凌晨1点才转发文件到工作组群里,还有同事跟他互动。当时我内心毫无波澜,甚至有点想笑。
我在职期间,公司上下班时间往前提了两个小时,我不喜欢无意义加班,做完工作就准点回家了。

第二天早上到公司,领导显得很不高兴,还跟我说“不要早退”。我才知道,敢情只有上班时间提前了,晚上还是要加班,这不就是变相延长我们工作时间吗?
于是我逐渐变成“老油条”,有时吃完饭会和同事在楼下遛一个小时弯再回去,也学会了适当“摸鱼”,比如花一下午写一个40字的文案

有一天下班,大概是晚上11点多,我突发奇想发了一条“鸡血”朋友圈:“今天也是努力奋斗的一天!”定位是公司大楼,还设置了仅我的两个领导可见

刚发出去没多久,两个领导纷纷给我点赞,只是点赞,也没评论“辛苦你了”、“以后早点回家”之类的客套话。
之后,我强忍着对自己的鄙夷之心,又发了几次“鸡血”朋友圈,明显感到领导看我的眼神都比以前多了几分赞赏,大有“我是个可塑之才”的意思,对我的态度也比其他同事好。
虽然尝到了甜头,但我还是打心底里讨厌这种“加班婊”行为。我本来挺会来事儿的,如果继续表演下去,领导肯定会更看重我,但上个月我离职了。

表演让人心累,何必呢?我们基层员工拼死拼活工作,被按头加班就算了,还要花式表演,只是为了让公司股价涨一点,让领导多分点期权套现、多买一套房,我们又能得到什么?

现在我找到另一份工作,虽然还是很忙,但不用表演

领导定了不合理的KPI
不得不主动加班完成

赵照|某一线教培机构老师 25岁
我们公司是一家高等院校旗下的教育培训机构,算是半国企性质。按说这种公司应该不会加班吧,但是我们因为各种很奇葩的理由被迫加班。

比如定高KPI,但是匹配的资源和人力根本达不到,员工为了生存,代价就是只能加班,说到底还是我们太负责任。
公司会给老师定KPI,某次考试的平均分要达到某个标准,但其实学生的水平根本达不到,那怎么办,只能老师主动额外增加课时。

当然没有人强迫你加班,但是一旦你不完成KPI,就只能拎包走人。

当时最狠的一次,我一天上了六节课,从早上六点钟一直上到晚上九点钟,最后在公交车上睡着了,直接坐过站。
我辛辛苦苦赚的额外课时费,公司还以各种名义不给发放,最后竟然直接把每个老师的课时都提高了,这样一来,也就不存在什么额外课时费了。
疫情期间,我们的课程被迫暂停了,为了生计,公司接了一个替某国际学校编写教材的项目。

这种工作不应该由我们老师来做,但领导说现在经营不是很好,必须得硬着头皮上。

而且领导和人力什么支持都没有提供,我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不得不开始从零开始学调研、编辑、排版等

领导也一天一个想法,我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到又快又好,那就只能加班干。

我们的工作时间是早上八点到晚上五点,但我因为这个项目必须每天加班,基本上都是夜里十点多才能离开办公室,周六日也不休息。
我周围不少朋友其实也都在消耗生命式地加班。真正剖析加班这个问题,不只是讨伐一两个公司那么简单。

分享到:
微信公众号
手机浏览

Copyright C 2009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浙ICP备20006395号

地址:嵊州市江景一品37幢一单元1402室 EMAIL:45053@qq.com

Powered by PHPYun.

用微信扫一扫